Don't say you love me, say you like me.

Tuesday, 26 April 2016

泅水

如果我能習慣。
像年輕的白鯨從深海浮出,遠遠望著擱淺的同類,看它們在失去氧氣的過程中習慣死亡。
我一直都好奇當美人魚是怎樣的一種感覺。人們口中的美人魚沒有腳,只有一條長長的魚尾,泅泳的時候也無需以雙手划水,尾巴的力氣真大。花那麼多力氣就為了美麗的泳姿,難怪身體其他部分都很瘦,脂肪和熱量都消耗在海裡了。
所以美人魚若生長在陸地就會變胖了吧。畢竟她們對於肥胖體質沒有免疫。噢,也許還會荷爾蒙失調,身體蛋白質含量過高。只有國家血庫無任歡迎,管你有肺有腮還是有尾巴,只要血的鐵質夠多,人魚小姐你也能造福眾生的,前提是你要把自己的貝殼內衣吃掉。
但我喜歡美人魚是美麗的。比起《加勒比海盜》裡吃人的美人魚,迪士尼童話裡溫柔善良的美人魚才有讓小孩們鼓起學游泳的勇氣不是麼,我就是衝著這一點去學游泳的。小學三年級同表姐在某肌肉發達的光頭教練門下學游泳,苦練了兩年的蛙式和自由式,才知道最美最壯觀的蝴蝶式一般女子并不學,腿部和手臂長肌肉很難看的。
一星期兩次,偶爾偷懶一次,因為下雨。
在那之前一直都很怕水,在水里無法行動自如,總有一種透明的膜覆在我的周圍,像光圈,強迫我感覺水里的阻力,韌性很強,怎么也扯不破。
你又不是魚,水會殺死你的。
是啊,我又不是魚。我想像水不斷流入身體,一直一直,把心肝脾肺腎統統浸爛,然后我會把子宮陰道給排泄出來,從此沒有月經,無需生育繁殖。自由多了,負擔少了,世界很美好。於是這樣的我將成為半透明,渾身涼涼軟軟的,我會吸納和折射光,氣體將在我的表層消融後歸我,體內的份子不斷結合又分散。我是水,我是無,我是虛。
只有那帶年少白的頭髮,在我成為水的時候依舊保有它的樣式與顏色。我會邪氣地偷笑,想象人一旦看到厚厚的冬菇頭浮在水面,頭下是成了透明的身,嘿,這樣不知要嚇死多少人。
我知道,待我上岸后,肉身的重量會將我狠狠壓向地心引力。我的心,我的肝,我的脾,我的肺,我的腎,我的子宮,我的陰道,我的經血,我孕育和哺乳的能力,統統又重新被塞入這肉囊,擠出一副女身。

鯨魚擱淺,人魚上岸,人類入水。誰殺得了誰呢,都是在慢性自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